浅语

自得其乐,用爱发电

(史上最直接的掉马者)

强受作哥是真爱(/≧▽≦/)

老福特你黑我,发图行了吧

(ノ=Д=)ノ┻━┻

人物解锁

已解锁人物——【九十九游马】



•拥有两条红色鲜艳刘海的少年,虎头虎脑,十分可爱。“一飞冲天啊,我”是他的口谈禅,人称“教主”,听说教徒众多。

•天王之一,史上最小的天王。目前正在进行第二届任职

•七岁时通过父母留下的皇之键唤醒神兽“astral”,与其签订契约

•虽然因为7岁就与星光体签订契约而被奉为超级天才,其实是个很努力,一步步走向强大的存在。

•可以通过皇之键来控制体内魔力,凝聚冰翼飞行,普通攻击都可以做到。战斗力很高。



[相关——]

【astral】

别名星光体

未知而强大的人形魔兽,冰系+??系

资料不明,似乎不属于“LINK”世界













[终契约](6)择契约

纯清水都能被黑……

不想码肉就是嫌烦啊!折腾了好久的瘫倒在地

终于把教主拉出场了,教主真可爱啊啊啊😘

清清澈澈十分委屈的链接

——

IF后续

虾:你,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?!(一脸惊疑看着两人)

作:我们……

了:(抢答)出去度蜜月

作、虾:?!!!

A:抱歉打扰了,我这就带着游马走

作:等等,回来!


——————

来点评论啊,来点评论啊。免费解答剧透哦~(不是)

????

为什么总是没有评论QAQ

契约系列有特别难懂难以形容吗?😭来个人评论评论嗷。都不知道后面怎么下手了≥﹏≤

[终契约](5)锁契约

*日更计划失败,希望明天再赶上一更,让教主好出场吧,打牌成瘾出事啊……

*不想写得太傻,感觉又没能撒好粮,心塞

*all游马不接受反驳,让帅气的快斗大人露个脸,后面就没他事情了哈哈哈(划掉)


——&






(5)

局面稍微有些尴尬。

藤木游作半坐在病床上,身子倾向了见,一只手还放在人家的脸颊,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预谋不轨。而那张脸的主人,此时正用一对冰蓝色的眼眸平静回视。

像是被针扎了一下,游作连忙把手收了回去,偏头轻咳几声缓解尴尬,随后又被自己的动作给奇怪。自己这么紧张干什么?对方可是同性,甚至连同一个种族都不是……

“要吃点什么?”

还没想好要说些什么,当事人反而淡定站了起来。超过一米七的个子,给人一种自然而然的压迫。

藤木游作抬起头,看了眼鸿上了见,见其并无特别奇怪的地方,不禁垂了垂眼帘。

“……热狗。”“热狗不行。”反应过来的时候,回答已经脱口而出,被鸿上了见顶了个正着,双方都是一愣。

鸿上了见站在那里,深深看了一眼尚在分神的少年,自己做出了决定。“我出去买粥。”

刚准备起身离开,衣角就被什么拉了一下,动作一顿。

“还有事情?”

“……早点回来。”少年清澈的嗓音从背后传来,满满的信任感。

鸿上了见的嘴角似乎想勾起一抹讥笑,不知为什么却僵硬在了半途,化作其他不明的情绪,消融殆尽。

“好。”他承诺着,像往常一样,平静的离开。












房间空了下来。空荡荡的一片。

藤木游作默默看着自己的手指,衣角冰冷的触感还残留在指尖,不真实的温度。

他自己似乎也被刚刚的行为惊讶到了。没有多思考,更像一种本能。回神的时候,已经抓住了那一点依托,害怕突然的消逝。

害怕……

撇了一眼旁边的枕头,藤木游作将其垫在背后让自己稳稳坐好,视线之中,就只剩下了空荡荡的墙壁和雪白的天花板。

第一次清醒的宁静,竟然有些不让人适应。

没有疼痛,没有困倦,不用担心突然的袭击,不用丝毫太多的谜团——像个普通人。

翡翠一样绚丽的眼眸中,闪过一丝幽光。










[喂,在吗?]

藤木游作低下头,看向自己还缠着绷带的手臂。

尝试着像之前一样沟通,却第一次没有收到回应。

[能够回答我吗?我有事要问你]

依旧死一般的沉寂。如果不是记忆深刻,恐怕会让人以为之前那些全部是幻想,“ai”,根本就没有存在。

这绝对是不可能的。

藤木游作停止了大脑的沟通,似乎想到什么,眸色稍稍深邃。







——&



“在想什么?”

从天而降的打包盒打破了他的思索。

“哦,在想你。”

明明自己感觉是个很正常的回答,对方的动作反而僵硬了一秒,然后很快恢复了正常。

“……先吃东西。”短短的迟疑,仿佛把什么要说的话尽数吞咽,悄然掩饰。

“嗯。”

藤木游作接过鸿上了见给的勺子,看向怀中暖烘烘的一盒粥。

“好快。”才几分钟的样子。

“医院里面专门卖的。”对方竟然回答了这个没有什么含义的问题。

“……嗯。”

藤木游作没有再多问,打开了手中的盒子,普普通通的青菜粥,撒着一些开胃粉,很清淡的食物。

“要一起吃吗?”他把打开的粥向了见那边推了推。毕竟一直都没有见过对方吃什么。

鸿上了见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用手指敲了敲游作的额头,“不要不想吃就给别人。”

好心当成驴肝肺。如果眼神可以具象化,鸿上了见只是被分尸了几次。

不过也许他也没有说假话。游作只尝了一口,成功拧起了自己的秀眉。

“想吃热狗……”

“住院不能吃垃圾食品。”鸿上了见的语气淡淡的,却是肯定句,带着若有若无的命令性。

——实在是让人不爽的态度。

眼神攻击依然被完全无视。藤木游作看了看了见又看了看粥,狠狠喝了一大口,那个架势,恨不得把某个人当粥一样吞了。而泄气的结果,就是喝了几大口后,差点被呛到了……

缓过劲,也没有了刚刚那点冲动,藤木游作终于还是一口一口乖乖喝了起来。

鸿上了见搬了张椅子像之前一样坐在旁边,也不说话,就那么静静看着他。

白色病房,青年望着小口喝粥的少年,淡浅的眸中,掩藏住温柔与未知。

时光静好。







——&

心园大陆最高建筑物。

机械声在耳边重复,青年坐在精致的办公椅上,静静看着眼前的屏幕。巨大的显示屏超出人的想象,又划分成千万个小型区域,各自放着自己的录像。

——整个心园大陆的重点区域,都收罗在青年眼中。

“把最新的案件发我。”青年拥有一头金色的头发,深绿的刘海遮挡在前沿,声音平静沉着。

[收到]

[正在读取传送——]

屏幕中心出现一个下载符号,大量来自大陆的讯息正在快速聚集。

管理每日大陆事物,进行指令下达,应该坐在这块位置的,本来应该是每个区域的天王。不过……

“真是的,游马又跑了出去。把什么都交个大人来做,实在是太过分了!”虽然是机械的声音,却带着充裕的情感。一个机器人从旁边走出,插着腰做出不满的样子。

“我还不希望心园被他睡没了。”天城快斗对于自己家机器人的抱怨也是早已习惯,打开下载好的文档,开始翻阅。

说话的声音,不可察觉的温柔了几分,“他喜欢四处跑,随他了。”

“背后跟着那么多情敌,大人也能放心的……”轨道7碎碎念的一句,被快斗“随意”撇了一眼,连忙闭了嘴。

“阳斗休息了吗?”

“刚刚睡下。”

“嗯。”他点了点头,一目十行看着繁琐而庞大的信息。虽然只是一天的量,整个大陆的事情也足以让人眼花缭乱。也难怪游马第一天上任的时候,直接睡着了。

突然,一条信息一晃而过,蓝色的瞳仁顷刻间化作鲜红。天城快斗重新倒回去打开了那条信息,不是多特别的内容,新的假ID卡。在汉诺猖獗的现在,一天没个五十也有三十件,派人去追查就好了。但是……

看着假ID上附赠的照片,天城快斗第一次感到几分头疼。

“游马现在在哪里?”

“刚刚传来的消息是快到目的地了。”

“现在联系他。”天城快斗说道,看着照片上的两人,眸光闪烁,“出了点事情。”
















第三天日更就失败了……

下次再也不去决斗之城找被打了QAQ

[终契约](4)梦契约


*契约系列——森林线

*幼作出场,有殴打剧情预警

*时间线是在第二篇夜晚决斗之后

*日更2.0,加油!

————


白茫茫的世界。

飘渺的、浓稠的水雾,四散在每一个角落,无论从哪个角度,都只有寂静的白色,隐隐绰绰。

不知在其中走了多久。也许几分钟,也许几年。时间在此刻早已没有了存在的意义,因为世界不需要它的痕迹。

隐隐约约,听见孩子的哭泣声,从遥远的方向传来,时断时续,听不真切。

双脚不断重复着机械的动作,鞋底与钢铁碰撞的声音和哭声一起,交融成世界唯一的声音。

“咚呜,咚呜——”

有什么出现在了眼前,出现在了一片白色之中。藤木游作终于停下了脚步,看向这个世界的奇异——浓墨色的暗。

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黑色,透过迷离的白,闪烁着它的存在。古老的符号萦绕于上,危险的黑色,不知所隐藏的诡密。

“不能……不能再往前了。”

被什么拉住了自己的衣角,制住准备靠近的动作。藤木游作低下头,朦胧之下,一个不过5、6岁的孩子正抓着他,死不放手。

“不要再继续了……离开这里,快一点。”

男孩的嗓音中还夹杂着哭腔,稚嫩而脆弱不堪。纵使浓雾朦胧,他那一双又大又亮的翡翠色眼眸却依然无比清晰,倒映出藤木游作迷茫的神情。

“你是……”藤木游作愣了愣,想伸手去触碰男孩,对方却胆怯又灵敏地躲开了。

“快点离开这里!”男孩继续催促着。

“去哪里?”

男孩睁着大大的眼睛,愣了几秒,仿佛不知应该怎么回答。他低垂下了眼帘,“如果是你,是还能出去的……没错,你一定可以的。”

“对了!勇气君,去找勇气君。只要是勇气君,就一定可以保护你的……”

“勇气君?”藤木游作不禁询问。虽然出现在这个怪异的世界,他的意识却第一次无比清醒,深刻明白这个男孩——他也许应该称呼为另一个自己,一定知道很多重要的东西。

“为什么不可以向前?勇气君又是谁?……你又是谁?”

但很可惜,那个孩子并不能很好的和游作去交流。

“勇气君会保护的,所以必须出去,不能向前、不可以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你知道鸿上了见吗?”

“鸿上……”男孩低声念了一遍,抓着游作衣角的手向里收了收,又继续重复了两遍“了见”这个词。突然,他欢喜了起来,“是勇气君!是勇气君!”

原本因为着急和不知所措已经荡漾着水波双眼之中,放出了一种奇异的光芒。鼻尖还挂着似乎是泪水的液滴,小脸却红扑扑了起来,带着腼腆的笑容,仿佛那个“勇气君”就是他的救世主。

藤木游作默然。鸿上了见就是男孩称呼的勇气君,那么刚刚,男孩似乎还说——去找勇气君,他可以保护你。

让了见……保护我吗?

“汉诺呢?你知道吗?”他又找到已经可以问的问题。

谁想这个问题一下去,就像是某个可怕的开关被突然开启。男孩僵在了原处,没有了丝毫刚刚的喜悦,反而血色尽褪,衬得小脸无比苍白。

“汉诺……”带着颤抖的声音。

猛然间,急促而嘈杂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回荡在虚幻的世界。

“快点离开这里!快点走!不能再前进,不能再呆了!快点跑,快一点!”仿若受惊的小鹿,男孩仓皇抓住藤木游作的手,全身剧烈颤抖起来。

“怎么离开?”

“就是、就是!……我不知道……呜呜呜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大颗大颗的泪水顺着脆弱的脸颊缓缓划下,衬托着翠色的大眼,雾蒙蒙一片。即将溢出的绝望。

“要被抓住了,会被抓住了,呜呜呜……不要……已经够了……勇气君……呜呜……”

明明前一秒还想拼命逃走,这个时候又全盘崩溃,除了抓着游作的衣角不停哭泣,什么也做不到。

果然还只是一个孩子……也无法对他有太多的要求吗?藤木游作没有多少时间去细想。

“会被抓到的……”那句的出现,仿佛子弹穿过了心脏,一种无难以诉说,难以描述的悲伤潮水一般涌现而出,无比痛苦。藤木游作皱紧了眉,空白的大脑之中,有什么蠢蠢欲动,即将破碎而出。

黑色的神秘器物依然闪烁着它的光泽,白雾之中,一群白衣人露出了身影,黑压压一片,机械而木然地向着两人的方向走来。

迫近的人影、沉重的脚步、绝望的哭泣,心口仿佛有什么悄然凝聚又不断破碎,消失到未知的方向,带来汹涌的悲伤。

游作捂住了自己胸口,想要把惊恐的男孩抱入怀中,却不可思议的发现,自己的双手从男孩身体中之间穿过,触碰不到。

他的身体开始迅速虚幻……

“太好了。你要离开了吗?”本来不断哭泣的男孩抬起满是泪痕的脸,竟然对着他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,“你不会被抓住,实在太好了……”

“离开?不对……等等!我应该怎么帮助你。”藤木游作看着男孩渐渐松开的小手,下意识去抓,依然是扑了一个空。

他完全变成了透明形态,而那些白衣人也径直穿过他,男孩给包围了起来。仿佛举着弯刀的屠夫,审视着待宰的羔羊。漠然无情。

“没有关系的……”男孩望着周围的白衣人,明明全身已经抖动到几乎在抽搐,嘴角的笑容依然真挚。

“我是不能出去的,这是我的世界。”

“你的世界?我不明白。”

“遗忘的篡改的重复的世界,从一开始就处于轮回之中……”

声音渐渐不再颤抖,化为一种淡漠的未知与平静。

“忘记本身不是错误……”

“勇气君会保护你,前辈们会保护你,契约会……”

白衣人们终于有了行动,一人一边把男孩擒住,熟练而粗暴地捆绑。藤木游作想要阻止,却无济于事,他仿佛一个局外人,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暴行,而什么也无法去做。

“谎言与真相是共生体,永远不要被事物的表象所迷惑。”

细嫩的童音,却说着丝毫不符合的话语。

“我听不懂。”

“你会明白的,咳,因为……我就是你啊。”

男童已经放弃了抵抗,被白衣人团团捆绑,只有一双眼,依然透过虚空,看向藤木游作所站的位置。

“拜托了,思考一下吧,魔兽与人类的未来。”

“电子族只是开始……但一切都还来得及……守护好灵摆还有……”他继续说着,被旁边一个白衣人狠狠踢了一脚,顿时,一个乌黑的印记混着鲜血出现在稚嫩的脸上。

“咳咳咳…在最后之时,做出选择……”

声音戛然而止,因为一记飞踢把男孩打入昏迷。

藤木游作站在那里,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,只能定在原地,看着伤痕累累的孩子被白衣人抓着头发拎起,向着黑色的地方走去。

黑色的雾气中再次散发出古老的光辉,几秒以后,男孩痛苦的哀嚎从里面传出,回荡在空荡的世界,催人心碎。

有什么,滑过脸庞,湿漉漉一片。藤木游作什么也做不了,甚至连转个头都做不到,更无法辨别那是不是泪水。哭泣哀嚎的声音依旧在耳畔,大脑中那蠢蠢欲动的东西终于挣脱而出——骤然间,眼前蹦射出强烈的光芒。

像是冰雪遇见了阳光,白色的雾气,里面的一切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开始瓦解、溃败……

藤木游作脚下一空,掉了下去。意识的最后一刻,是男孩那双清澈透亮的眼。不对,是那双眼中的倒影。

——倒映着的,一头黄紫色的刘海……

——

“您醒了。”

白色的房间,干净的气息。温和的阳光透过窗户散落,说不出的惬意。

藤木游作定了定神,将目光转向对着自己羞怯微笑的护士。

“这里是哪里?”

“这里是心园医院。”尚且年轻的护士尽力使自己显得端庄得体,“您的朋友昨夜把您送到这里 进行医治。”

“朋友……”藤木游作喃喃自语,之间决斗的记忆悄然苏醒。对了,他是去和那个汉诺的人进行了决斗,然后……

“他呢?”

小护士微微一愣,抿嘴笑着指了指游作的旁边。

藤木游作顺着望去,床沿边,青年伏在那里,正在熟睡。

“……了见。”

“啊,既然没有事情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没事没事,你们好好相处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游作感觉那个护士的眼神很奇怪,没有恶意,却闪烁着意味不明的色彩。总之,很是奇怪。

房门轻轻关上,世界一静。青年的身体均匀的起伏,睡得很沉。阳光倾撒在他银白的短发,总是在深思的神情柔和了许多,倒是更加衬托着五官的精致。

稍微有些顺眼。

藤木游作盯着他看了很久,这才突然反应自己这个样子很是不对劲,于是微微偏了偏目光。

洁白的床单散发着清新的味道,对于在森林中折腾了那么久的人来说,实在是一种幸福。身上裹了厚厚一层纱布,也不知道是不是打了麻醉药,没有疼痛。

——比起某人一言不合就拼命输送魔力有用多了,明明不是治疗系……

藤木游作细细思索。看这个样子,是鸿上了见把失去意识的自己连夜带到了这里治疗,至于战局,应该是获胜了吧。

他忍不住又把目光转向了熟睡的鸿上了见。

“如果是勇气君,就完全没有问题的,他会保护你。”

稚嫩的童音出现在脑海。

犹豫了一刻,藤木游作还是伸出了手,轻轻触碰到对方的侧脸,冰凉凉的感觉。

“勇气……君?”他喃喃自语。

骤然间,翠色的海洋与一片星海碰撞,绚丽的色彩交织向遥远的方向,藤木游作猝不及防,就连嘴角的浅笑都没能收起。

——鸿上了见醒了。





&

————

大型铺垫终于OK了,下篇开始最喜欢的发糖环境
(*^ω^*)

&

感谢每一个认真观看契约系列的人,谢谢,我也喜欢你们

置顶

很随性的人,更新全靠爱

沉迷设定自己的契约系列并且不亦乐乎

不是很在意一些东西,有时非常任性

QQ:1725487139,来玩啊😄

契约设定•纪年方式

•欢迎进入LINK大陆博物馆

•您的权限为——C

•可获取纪念记载方式

•请进——

&

LINK大陆的历年记载方式——

年:自法老王成为LINK大陆领导以后,四大陆统一了纪年方式,以传说中王的诞生日为欧西里斯初年,以后递增。

月:双重记载方式。大众以1至12记载,机关文件则以子、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戌、亥为月,所处地不详。

周:按照上古最基础的七种属性进行排列。
周一 金 ,周二 木,周三 水,周四 火 ,周五 土 ,周六 光 ,周七 暗

&

•已确认退出

•感谢您的使用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