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语

自得其乐,用爱发电

契约5终于全部修改好了,跟重写完全没有区别喂!

累死了累死了,埋铺垫超级头疼,都快搞成推理片了(┯_┯)

大纲已经写到二十了,码文却是不动如山,呜哇哇哇😭,要到16章才全部展开剧情呢,感觉这辈子都到不了那天了≥﹏≤

一点碎碎念

宿舍系列准备按照先展开后联系推动的方式描写

契约系列则按照纯人物剧情推动设定展开,所以更加难理解并且复杂一些

啊……更新对某茶来说真的是个没有保证的事情╮(╯_╰)╭,请原谅本人这位在校高中生住宿生每周回来的拼死码字啊啊啊😭

大号已经荒了三个月了亲!(原来你还记得啊……)

注1:两个系列的设定虽有借梗,但都有标明。其中心剧情和巨大世界观皆为我和基友【原创】,十分感谢大家的喜欢😘

注2:宿舍的A307,B308编号算是全系列真的没有任何铺垫的地方,因为那是我基友以前高一的宿舍号(307)和本人现在高二的宿舍号(308),没错,这个完全是巧合……╮( ̄▽ ̄)╭

注3:宿舍系列真的是搞笑的,因为我的宿舍生活超级搞笑😄什么一起睡觉睡过头,夜晚唱歌被宿管抓什么的,哈哈哈,超级想描绘一样如果是六代同堂,会怎么处理这些情况呢😏

宿舍系列档案设定

*“宿舍B308”档案

将随主线更新同步更新

*用梗众多,皆以标明

——————



《[背景]》

决斗学院:初高中一体式的校园,规模庞大。可自愿选择走读或住宿,男女各A,B两栋宿舍楼。除了有几个奇葩的特别宿舍,住着一批怎么看都不普通的人以外,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学校。当然,关于它矗立的这块土地,似乎有着不少的故事……

力量:类似超能力的能力,来源和使用方式皆为最高层机密,【无法解读】。




————

《[B308]》

宿舍介绍:与A307齐名的【特别宿舍】,进入这所宿舍的方法依然是迷。因为其的特权性和宿舍里人的知名度,从未降下“决斗学院热搜榜”前十。有“主角宿舍”之称,来源和取名者未知。

.

宿舍规则(已知)

1.按照进入宿舍的时间进行辈分排序,后进去者需喊前进去者“前辈”,以示尊敬。

2.新入宿舍的人将得到前辈们的“前辈礼”。

3.除特别日子(如:新人进宿舍、过生日、特别节日),不可在宿舍中使用“能力”。

.

〈舍员简介〉

1号床.武藤游戏

年龄:16,高二

简介:大眼睛、娃娃脸,气质温和总是在微笑的温柔少年,却是308宿舍的第一位入住者兼舍长。

因为宿舍规则被其他人尊为“前辈”,也确实有着这方面的潜质,心思细腻,很关心自己的舍友。

人畜无害的外表下隐藏着腹黑的心。

恋人:亚图姆

能力:【返溯】

     无需通过接触就能将指定物体的原子形态回溯并固定的力量。

(异能使用举例:看见一株即将落叶的树——使用能力——落叶重生、持续多天不会落叶——能力收回——继续飘叶子)

.

2号床.游城十代

年龄:16,高一

简介:第二个进入宿舍的人,能力极强,罕见的双能力者,似乎有着十分复杂的经历。

与游戏进行对战后找寻到了对于自己力量的正确支配方式,从孤冷男神变回阳光小太阳。

总是嘻嘻哈哈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,意外粗中有细,可以看清很多事物的本质。外热,是否内冷有待验证。

恋人:约翰

能力:【霸临】
     绝对战斗力增幅。肉体力量增高的同时精神会下降。

【君纣】
绝对精神力增幅。精神力强大的同时肉体力量下降。

注:两种增幅都没有极限。

(取名梗源:《纣临》)

“霸王形态”——使用【霸临】肉体能力达到一定高度的形态,双眼同时变色,性格会变得孤冷漠然,霸气侧漏。

“二十代形态”——使用【君纣】精神力达到一定高度的形态,异色瞳,性格沉稳认真,头脑敏捷迅速。

“十五代形态”(正常形态)——精神力和肉体较平衡的形态,正常眼瞳,非战斗时的常用形态。

.

3号床.不动游星

年龄:18,高三

简介:宿舍第三个入住者,年龄最大的唯一成年人。

沉默寡言、表情不多其实非常温柔,外冷内热。

侧脸的金色印记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D轮运动爱好者,车技极高。

高智商人群,晚上研究博士论文,白天睡觉也能年级前十的恐怖学霸,整个宿舍的作业提供主力。

家里的三岁孩子(划掉)[未确认关系]:杰克

能力:【时】

时间静止,时间加速,静态领域,时空缩行

(专属领域——红龙使者)

(在专属领域中可进行静态时间移动)

.

4号床.九十九游马

年龄:14,初二

简介:口谈禅为“一飞冲天啊,我”的热血少年,第四个入住者,因为年龄最小很受舍友照顾。

天使型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后宫无数自己却完全不知道。

身体素质极高,不使用能力就能轻轻松松做出体操满分姿势。

恋人兼傲娇老妈子(划掉)[确认关系了跟没确认一样]:凌牙

能力:【假面】

通过不同的元素组合方式完成各种变身,变身后效果与组成相关。

[注:未设定完成]

(因为教主在动漫的变身形态比较多,还没有依次分配好相关力量,请等候😘。有小天使愿意帮忙想当然最好了啊啊啊啊!≥﹏≤)

(能力梗源:不用猜了,就是《假面骑士build》!兔龙可逆不可拆\^O^/)

.

5号床.榊游矢

年龄:15,初三

简介:五官精致,漂亮到像个女生的存在。

应该是全宿舍最无辜的入住者——入住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,而是某三个弟控哥哥太过强大,校方不得不靠他来压制。

四兄弟里最乖巧正常的一个,每天都在头疼怎么安抚自己那群笨蛋哥哥。

喜欢魔术表演,总是笑着,却仿佛隐藏着某些悲伤。

能力:【幻戏】
  
可通过精神力制造各类幻境,让敌人的灵魂永远被幻境困住直至死亡。

(专属领域——马戏团之夜)

(在专属领域中可增幅全员精神力)

.

6号床:藤木游作

年龄:17,高二

简介:只想过普通生活却总是失败的少年,宿舍的最后一位入住者。

性格淡漠,不喜交流也不善于表达。

在热狗方面有着难以想象的热爱,意外很喜欢吃垃圾食品。

似乎和原来舍友发生了一些事情才导致更换宿舍到308。

天天睡觉却又是一个令别人含泪的学霸,电脑技术高超,是个黑客。

心里的白月光[未确认关系]:了见

能力:【Link】

通过伊格尼斯“ai”可将自己切换为电波形态“playmaker”,电波能够干的事情都可以做到。

(能力梗源:《流星洛克人》
小流星是我儿子!我家儿子!!(≧ω≦))






————

《[A307]》

宿舍介绍:与308齐名,位于A幢宿舍的特殊宿舍,同样作为热搜经久不衰。因为宿舍里的舍员个个背景复杂,有钱有势却纷纷栽到了B幢308的舍员手上,有“男二宿舍”“来八路宿舍”之称。(取外号的人已经被某宿舍长查出来处理了)

如今该宿舍已经入住五人,第六人的位置依然被无数人争夺中。入住方法未知。

.

(舍员简介)

2号床:约翰安德森

年龄:16,高一

简介:温柔的邻家大哥哥型,并不是307的原始第二个入住者。经常被戏称与整个宿舍“画风不同”

喜欢十代,自认为是单相思的追了半个世界才表白。因为是宿舍里面唯一的正儿八经的非单身人员,得到舍友的“爱得凝视”是常有的事情。

性格很好,很不容易生气,但真正了解的人却知道他并不好惹。

能力:【我的家族】

  拥有七张宝玉兽卡片,可以通过能力将宝玉兽具象化,不同的宝玉兽有不同的力量。同时召唤宝玉兽越多越容易疲惫。

(最常用宝玉兽:红玉兽〈治愈〉)

(能力梗源——《精灵宝可梦》
悄咪咪表白恭平(/≧▽≦/))






————

《【非宿舍人物】》

1.亚图姆

年龄:3016

简介:和游戏有些一模一样的外貌,气质却完全不同。天然的王者之气。

似乎和决斗学院有着很深的关系。

一切都是迷的存在。

能力:(未知)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各位想要谁当宿管呢?😏

宿舍系列计划

宿舍308超乎意料的热度,超级开心!!!!

达到了心里的预估值,后续是当然要有的,应该说给自己找了理由放心开坑呢哈哈哈哈😄

开启“宿舍系列”长篇嗷!

将和“契约系列”一样开始庞大世界观和剧情观的设定(设定这种东西是某人最开心的时候😍),不过这部主要是搞笑剧情比较多啦~世界观也会少一点的(不想再被自己埋了)

大致方向如下

“宿舍系列”将以左游为锅底,主讲六世同堂的两个(没错,是两个)宿舍的搞笑校园异能

“契约系列”将以六世同堂为锅底,主讲左游的复杂魔兽世界

CP统一度不是很高(本人太杂食没有办法)(众游皆ALL锅底)

预设:宿舍——暗表海/约十/杰游/凌游贝库/赤游/左游尊

契约——暗表/十游/A游贝库(我知道我很爱贝库塔,不要说了……)/甘番/左游ai

以上。

[六代同堂]欢迎来到308

*很久以前就想码的梗,是六代同堂的宿舍日常

*别名《我藤木游作只想过普通的宿舍生活,才不想要那么鸡飞狗跳的力量呢》(大雾)

*本篇CP:约十,暗表,all番其余未出现或明确







————

藤木游作换宿舍了,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。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,他的室友没有在旁边,统一玩起了消失。只有自己为数不多亲密的人,隔壁宿舍的尊站在一边帮助。

“游作,我还是再去校长室为你争取一下吧。”

拥有一头红白发的少年,即使用眼镜与乖巧的发型也掩盖不住即将喷涌而出的情绪。

“……不用了。”

藤木游作拉上拉链,算是完成了东西的收拾。他并不是很喜欢麻烦的人,从很多时候都是那样。

“只是换个宿舍而已。”

“但那个宿舍可是308啊!”

“无所谓。”藤木游作拿起了大号包,目光长久落在左手的紫色手环,淡淡说着。

穗村尊本来已经是风雨欲来,看着少年那个样子,又不知道该怎么才好,到最后只能无奈叹了口气,收起了自己的气压。他看向靠近门口的另一个大包,“我来帮你拿吧。”

“那个是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手刚伸到一半,还没有问清藤木游作要说什么,那个包便已经被另一双手拎了起来。

“他想说——我是来帮忙的。”

青年拎着包站在那里,挺拔的身材无懈可击。似乎只是不介意的垂眸,淡蓝色与赤红色对视,刀光剑影。






————

一种不争的传统。每个校园都有自己五花八门、或真或假的“都市传说”,供一代代的学生探讨实践。作为一所初高中一体全宿式的私立学校,决斗学校自然也有它的传说。

夜半的狼人传说;不存在的第13个班;神秘的开水房惊魂。还有,那传说的308宿舍……




————

“那个,十代,咱们还是……啊,等等……”

“嘿嘿,没事没事,这个点他们不会在的。来嘛,来嘛。”

“可是,……好,好吧。”

一阵不可描述少儿不宜,令人想入非非心猿意马的声音从宿舍中传出,伴随着嘈杂的碰撞声,硬生生让准备直接开门的藤木游作愣在了原处。

沉默了三秒,确认不是幻听,藤木游作把行李放在旁边,再次审视起自己未来的宿舍。

B308,少数的混合宿舍,就是不同年级合住型。位于整个宿舍楼的最角落,与A307齐名。至于原因……

他抬了抬头,看着摇摇欲坠满是铁锈、依稀可以分辨出其中数字的“B308”号牌,第一次在听遍了传闻之后,升起几分敬畏之心——很可惜他并不怎么八卦。

无所谓了。

淡定无视掉耳边越加诡异的对话和一些可疑的机械敲击声,藤木游作看了看四周黑漆漆的空间,思考找个位置睡会儿觉的可能性。

不过老天似乎并不想早早让这位昨晚鏖战凌晨的黑客入睡。

“你是……藤木游作吗?”

温和的声音从一边传出,眼前什么时候出现了个白白净净的少年。大眼睛,娃娃脸,个子小小的,正对着藤木游作露出腼腆的笑容。

“我是。”正要与周公谈论电脑科技的藤木游作,重新回归了世界。

因为鸿上了见的要求,他还是有看过校园各类贴吧中疯传的什么“五大天王”相关资料,而少年胸前挂着的华美金色积木也随之证明了他的身份。

“游戏前辈好。”

“不用特别在意这些称呼和这个宿舍的规则的,随意一些就好,虽然我是宿舍的第一个入住者,但其实也没有和你差多大的。”

武藤游戏虽然那么说着,一举一动却都散发着前辈的成熟和稳重。

他看向藤木游作旁边的两个大包。“需要帮忙吗?”

没等游作拒绝,这位身高目测低于170,长相可爱的前辈就抬起他的手,把包拎了起来,动作一气呵成,一点也没有喘气或者感觉不对。

“我们进去吧。”

“……”藤木游作在包上面凝滞了三秒,才回过了神,“可是里面似乎很忙。”

“没事没事,十代虽然闹了一些,这个时候也不会做到最后一步的。你别看约翰现在推辞个不停,真正厉害起来可是百分百爆杀哦!”

所以用爆杀这个词是不是哪里不太对……

藤木游作看着人畜无害微笑的武藤游戏,最终什么也没有说。

一只手拎包,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索出钥匙,试了几次才打开那让人怀疑随时要随风而去的门锁,武藤游戏缓缓推开了门。藤木游作站在后面,算是第一次看到自己未来要生活的宿舍。

第一眼是干净,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房间,和门外黑暗肃杀的氛围形成鲜明的对比。如同传言一样,明明是六人宿舍,空间却要比普通宿舍大了一倍。至于里面摆放的东西——

藤木游作尽量不在三号床旁边的D轮上停滞。

“游戏前辈!”

土黄色头发的少年从阳台探出脑袋,看见游戏顿时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,像个小太阳。

……如果无视他的衣衫不整和脖间的不明色彩的话。

“我回来,十代。”

“欢迎回来!”

武藤游戏引着藤木游作走进房间,把包放在地上时顿时发出地震山摇的声音。

“抱歉了,似乎没有掌握好力气。”

“没事,本来就比较重。”大概一百斤的重量吧……

“是新舍友?!嘿嘿,我是十代,游城十代,第二个进入宿舍的人。旁边是约翰,嗯……我爱人!”

“咳咳咳咳,十代,这个介绍……”

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蓝发的少年,和十代差不多大小,衣服……暂且不形容了,刚才因为角度的问题,藤木游作没有立刻看见。

“喜欢的不是爱人?”

“不,没有……”

约翰捂住了烧红的脸,放弃了争辩。

“嘿嘿,我也喜欢约翰!”

游城十代抱着约翰又是吧唧亲了一大口,成功让自己的恋人透顶狂冒青烟。

进宿舍不过几分钟,藤木游作就感受到了狗粮的光芒,但他不知道,这只是开始。

“宿舍另外还有三个人,应该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武藤游戏帮着藤木游作收拾床铺,十代则被约翰拉出了宿舍。

“有了解一些。”

“十代和游马一样,性格欢脱,但是关键时候很是可靠,游星最稳重,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,游矢也很开朗,不过他的三个哥哥比较难办……”

“他们四兄弟是不是长的一模一样,只有发型不同?”

“嗯,没错,看来游作确实有知道不少呢。”

“不是……”藤木游作把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,指了指游戏的背后,“我只是看见了而已。”

武藤游戏转头,只见三个发型各异样子却一模一样的少年正在集体审视着藤木游作。

“游矢的新室友……”发型上冲,仿佛紫色芋头的少年最为沉稳,一脸认真盯着游作看,也不发表意见。

“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入住308……”黄色香蕉头的少年眼中闪烁着泪花,就差拿个小手帕咬在嘴里表达心中的幽怨。

“又多一个人能够看到游矢的睡颜……”造型酷似甘蓝的少年最后一个说话,看着游作勾起一抹邪笑,“杀了吧。”

“同意。”芋头点头

“如果为了游矢的话……”香蕉虽然踌躇,竟然也是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藤木游作被这三个怎么看都比自己小的少年盯着,竟然有着强烈的危险感。他不自觉看向了自己的手环,以免一些不好的可能。

眼见三水果即将拔刀杀海鲜,一串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传来,番茄发型的少年一把把门推开,对着三个哥哥大喊道,“真是的,不要故意欺负我新室友啊!”

“游斗!”芋头中枪。

“游吾!”香蕉中枪。

“游!”少年的声音在甘蓝的微笑下停滞,又不服气地一下转过头,小声说道,“游里这次也过分了……”

甘蓝中枪。

恭喜番茄一连三发,得到绝对胜利。

火急火燎,半劝半撒娇,好不容易送走了自己三个奇葩哥哥,游矢对着游作连连道歉。

“真的很抱歉!他们只是有些担心我才这样的。”

“没事。”稍微感受到了弟控的可怕性。

“你就是新室友游作?我是游矢,第五个进入宿舍的人,没想到我也可以拥有后辈了呢!”游矢笑着,精致的五官和温和的气质,又是一个天使级别的存在,也难怪会被几个哥哥们那么宠溺。

“游作,藤木游作。”藤木游作淡淡开口,他不擅长去表达情绪,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表情,不过因为很是喜欢新舍友的缘故,嘴角仍是勾起了轻微的弧度。

“请多指教,前辈。”

“啊啊,请多指教!”

当两人结束对话的时候,一边武藤游戏竟早已默默收拾好了床铺,对着两人浅笑。第一次被这样照顾实在有些出乎了藤木游作的意料,他踌躇了片刻终究只能说了一声感谢。

“没有关系的,能够帮上忙就好。你不用太过拘谨,来到308的人都是特别的,以后都是朋友,要互相帮助才是。”

“没错没错!”游矢点了点头,护目镜上的星星随着动作一晃一晃,莫名有些抢眼。

“这么说起来,游作是因为什么力量才不得不换宿舍的?”

藤木游作顿了一下,也没有多迟疑,淡淡开口道,“因为……”

“一飞冲天啊,我!”

少年活力满满的声音暂时打断了游作想说的话,红发的孩子在众人面前表演了一个“体操典范”,在无数个后空翻回旋转后完美落地。

“我回来了!”

“欢迎回来。”游矢和游戏同时回复。

男孩气也不见有喘,圆圆的红色眼睛亮晶晶一片,对着人笑时露出小小的虎牙。游作开始怀疑自己是置身于天堂了,否则怎么有那么多天使。

“是新人?我是游马!第四个进入宿舍的人。”

“前辈好,我是游作。”

就好像是约定好了,还能等九十九游马把门重新关上,十代就急急忙忙拎着什么跑了进来,后面跟着一个黑发的青年。

顿时,宿舍六个人全部齐全,热闹了起来。

“不动游星。”年龄显然是宿舍最大的青年,就是第三个进入宿舍的游星。可能和游作一样不擅长丰富表情,对着游作只是露出淡淡的微笑。藤木游作做出第五次自我介绍,也算是把所有新舍友全部认识了一遍。

这确实是一个神奇的宿舍,藤木游作这么想着。

年龄看起来最小的九十九游马看见十代手里拎的东西眼睛一亮,“是上次的炸虾吗?!”

他的欢呼成功让旁边的游矢也凑了上去。

“嘿嘿,是游星带回来的!”十代一边骄傲地向伙伴展示自己的最爱,一边灵巧躲避了游矢游马两人的抢夺。三人嘻嘻哈哈打闹成了一团。

这样其乐融融的氛围在原来的宿舍还真没有感受过,因为舍友都恐惧他。因此游作看着这样的景象不知觉有些分神,直到有东西出现在他眼前才回过了神——游星递过来一个小盒子。

“不太知道送些什么。”看见游作疑惑的神情,不动游星说着,“随便买了点东西,希望你喜欢。”

看着手心中的小盒子,虽然并不知道装了什么,一股暖流却已经传达向四肢。

真的一个温柔的人,难怪游戏前辈会说很可靠呢,他想。

“唉?!!!游星狡猾,竟然第一个送了礼物!”

本来正在玩闹的游城十代看见那边的动静,表示自己的抗议,结果一不留神被游马叼走了一只炸虾,顿时炸了毛。“哇啊啊啊啊啊啊!”其声音的悲惨壮烈程度,实在可歌可泣。

武藤游戏挂着经典的腼腆笑容,把一个小福袋交给了还在寻思十代语意的游作,“这是我的前辈礼,希望以后可以帮上忙。”

“然后是我的,我的!”九十九游马身手真的不是一般的敏捷,不知怎么就闪到了游作面前,把一个超大的饭团拿了出来。“什么时候都要力气才行,否则就不能一飞冲天了!”

所以一飞冲天是什么意思……

游作姑且没有时间去纠结一个词语,接二连三的送礼让他措手不及,只能赶紧都接着,睁着眼睛望着那些礼物。

“唔唔呜”游城十代嘴里鼓鼓地包满了”守卫住”的炸虾,呜呜了好几声才咀嚼吞咽下去。他看见游作已经有的三份礼物,又看了看自己仅剩的两份炸虾,仿佛像是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般,依依不舍地送了上去,“我不小心忘记了……炸虾行吗?很好吃的!”

看着表情都写在脸上的少年,游作真的是除了好笑还是好笑,刚要开口说不用了,十代却自己想到什么般,凑了上前。

“嘿嘿!我都差点忘记可以这样了!”游城十代自言自语着,端着那灿烂到烂漫的笑容,点了点游作的袖口——准确说是戴着的紫色手环上。藤木游作先迟疑了一秒随即感应到了什么,眼眸微微张大。

“霸王的力量可以掩盖很多东西哦!”不知何时,十代已经收起了璀璨的笑容,变成似笑非笑的样子,他的其中一只褐色的眼眸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,转瞬间又隐去了。

知道十代到底干了什么的藤木游作深深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这是不是他第一次,却一定是最深刻的一次明白——这个宿舍是特别的。

气氛的微妙只是一刻,十代很快就又变成了漫不经心笑嘻嘻的样子,宿舍五个人四个都送出了自己的礼物,那么只剩第五个进入宿舍的游矢还没有行动了。

“你们这一个个的,我来的时候有那么积极吗?”

“嘿嘿!因为是最后一个人,最后一个人啊!”游城十代笑着,顺带一提,因为礼物换了,他便成功保住了最后的炸虾,正在欢快享用。

“我、我刚好带着饭团……”这是有些心虚的游马。

“亚图姆吩咐的。”这是似乎隐含着撒粮意味的游戏。

游星最一本正经和坦诚,“这不是规则吗?”

一时众人的目光便都聚集在了游矢和游作身上。

“其实不需要礼物的,我很感激。”游作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可以发布自己的想法。

“那可不行!”结果得到的却是其余五个人的一齐开口回绝,语气统一到不可思议。

“好了好了,看这里。别以为我没有好好准备!”神游矢做出一个夸张的动作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只见他一个响指打起,神奇的事情便发生了——四周转瞬浮现出浓厚的雾气,消散的时候,游矢已经穿上了滑稽可爱的马戏团装备,挥舞手中的魔术棒。

“Ladies and gentelman!It is the show time!今天晚上要大庆祝哦! ”

游马和十代欢呼雀跃,游戏和游星还是老样子,显然对于这样的“神奇”都没有丝毫的惊讶,看来那就是游矢的能力了。

马戏团表演的音乐没有任何征兆的响起,整个宿舍都沉浸在了欢悦的氛围,仿佛真的置身于马戏团现场。不过游矢并没有立刻开始表演,而是和其他四个人互相交换了眼神,会心一笑。

很快,藤木游作知道原因了。

“游作!”游矢呼唤着,“要来一起表演吗?”

“今天可以好好一飞冲天才是!”游马高兴地从地上跳了起来,几乎要蹦上二层的床。

“以后要多多指教。”游星接道。

“我喜欢你的力量,下次来决斗一回啊!”十代还是笑盈盈的样子,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的两只眼又同时闪烁了一下。

最后轮到了武藤游戏。

他微笑着,走到游作面前,向他伸出了一只手,在那个的同时,其他几个人也一起伸出了手。

“游作。”游戏开口道,笑容温和而带着几分认真的意味,“只有特别的人,才能进入这个宿舍,以后也许会很麻烦。”

“不过……”他沉吟了一秒,又再次笑了。

“欢迎来到——B308。”














[end]

————

并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……

顺带一提,除了游星,每个人的“能力”都有暗示哦~猜对没有奖励(笑)






【游戏王/贝库游】住所

浅茶:

碎碎念:去不了ONLY展的发奋,结果还是因为没有时间拖了一周QAQ 
听说换号可以加热度?于是来试试。反正大小号也没有多隐瞒/托腮


关于贝库塔住所的一点故事。OOC全部属于茶☕,CP的美好属于大家。


谢谢,我也喜欢贝库游😘

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“所以说——贝库塔住哪里?”


仿佛永远都不会长大的少年。红色的刘海倔强得坚挺,一如既往张着一双透彻的眼,如此询问道,仿佛下一秒,就能够看透人心。


贝库塔——现在是又或者一直都是的贝库塔,微微眯了眯眼。


——


遇上九十九游马绝对不算在他今天份的“冲击性”里面,贝库塔可以对天发誓,虽然他并不信天,所以或许他对着纳修发誓更让人感觉诚意一点,只要对方不看见他就动手暴打。


那个时候,贝库塔刚刚从赌场里面走出来,浑身上下仍携带着赌场应有的污浊之气。


世界和平了,全员复活了,多么欢喜又完美的结局啊,但对于贝库塔来说,真像一种灾难。


也对,不能随心所欲去弄虚作假,不能肆意妄为去惺惺作态,被“和平”的牢笼紧紧束缚,随时还可能被某个管事多的领导暴打一顿,真是糟透的一切——前世今生也没有更糟的了。


所以他习惯了混迹赌场。


喧嚣刺耳的音乐,绚烂迷离的灯光,觥筹交错之间,名为“人”的生物褪去了往日的伪装,露出自己本性的一面。猖狂的尖叫、扭曲的表情、虚化的道德与底线。混浊的污秽之气混迹于赌场的每一个角落,被无数人吸入肺腑,再不断吞吐,每一次每一次,都更加污浊一分。


贝库塔享受那个地方。


贝库塔在那里畅快淋漓。


他可以肆意的狂笑,肆意的猖狂,肆意的横行,就好像一切都回归了前世一样。


——那些人们咒骂的绝望的哀嚎和四处弥漫的血腥味。他斜坐在王座之上,歪着头,一手撑着头,用冷漠与癫狂两种不能共存却确实交织的神情看向底下的尸骨,多么的自由欢乐。


从何时开始,贝库塔就一直试图去让自己依然是“贝库塔”,仿佛有的时候,他会忘记了什么,又变成了另外什么一样。


真是奇怪,他自嘲。


沉醉于黑暗的人,都不喜欢一道光闯入他的世界,因为太过刺眼,太过温暖,闪耀的让人无法逃脱。可是神明带来了光,又或是光自己溜到了黑暗之后,一切就注定改变了。


从未有适应与享受过光明的人,还能再久滞黑暗,就算是一个疯子也是。


“所以说,贝库塔住在哪里?”


现实又把一切拉了回来,依然是这个弃而不舍的问题,坚持起来就让任何人没有了办法。


真搞不明白某些存在为什么总会在些奇怪的地方纠结。一直都是那个样子。


【“真月住哪里?”】


【“唉?为什么突然问这个,游马同学。”】


那个时候,他还是“真月零”。可以毫无顾忌露出笑容,亲昵地拥抱少年,让专属的青涩气息萦绕身边。哪怕做任何事情都可以——教室空旷后的角落,试探性的交缠,尚显模糊的感情悄然酝酿。十指相扣间,即使诉说爱意也不会被责怪。


有时回想,贝库塔竟然自己也搞不懂当时在干些什么。


只是一场过家家的游戏?为了让自己快活?还是想让以后的“锵锵锵”更加冲击?


他当时也不用多思考那些,因为“真月零”就是那么一个傻子,拥有了世界最耀眼的珍宝依然茫然不知的人。


【“嗯……怎么说呢?”】


被回问回去,九十九游马迟疑了一下,边走边思考着。突然,他呼喊了一声“一飞冲天”,往前大跨一步,然后陡然转过身,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
【“真月有时候,总是很神秘,就是,表面的那种感觉。”】


【“所以很想多了解了解真月啊。”】


真月零,那个时候确实应该算是真月零,看着那灿烂的笑容,表情竟然有些崩不住了。


————


贝库塔最怕的人,众所周知是纳修,但其实却是九十九游马。


就像是光和暗,两方无法共存一样。


所以在从赌场出来遇上九十九游马的时候,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会是后退,一个本来从不会出现在贝库塔词典中的词。


然后那耀眼的红看见了他,欢快的接近,丝毫没有发现那污秽的气息般,开始一本正经去问一个很奇怪的问题。


然后呢?


贝库塔自己做了什么?


……突然模糊不清了。


他好像没有迟疑的,用夸张的神情与诡异的语调来掩饰什么。然后不出所料,看着九十九游马微微皱起眉头,一副不很开心的样子。再然后?再然后当时是某个笨蛋一秒恢复了原样,继续用一个让任何人都没有办法的笑容,凑在旁边。


“如果贝库塔没有住所,要告诉我啊。”


“因为我们……是,是朋友对吧。”


鲜亮的红色,不管经历了多少的悲伤与挫折,依然毅然闪烁着执着的光。他把自己化作了光明,傻乎乎去试图普照一切的黑暗,温暖一切的冰冷,即使一次次被伤害,也从来不会知道有一个词,叫做“绝望”。


贝库塔或许一脸烦躁不屑的答应了,就像某个烦人的被他嘲笑的领导一样;又或许直接离开了,反正也没有多少深刻的必要。


于是九十九游马离开了,光明离开了。世界又黑暗了下来。


才发现现在是夜晚。广阔的街道零零散散走着几个人,身边的路灯亮了,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周围,也在贝库塔的脚下投出一道深色的影。


转个身回头看看,影影绰绰的灯红酒绿中心,仿佛还能看见那隐藏赌场的身影。身上的浊气却早已散尽,顿觉无趣——全部被光明驱散走了。


贝库塔便继续走在路上,漫无目的的那种。


他还是老样子,歪歪扭扭一件衬衫,外套着漆黑的风衣,刻意磨损的朋克裤松松垮垮穿着,两手踹在口袋。嘴角的弧度似嘲笑似讽刺,说不出的令人厌恶。


这样的他,早就不是那个傻笑的真月零了。


所以那道光,又到底想要拯救或唤醒什么?


无人知晓。


时间,在脚下流逝而去,街上的行人也不见了踪影。


贝库塔抬起头,穹天之上,皎洁的朔月高挂中间,洒下盈盈的光辉。


夜已经那么深了,于是虫鸣也传了出来。


该是回到住所的时候了。


贝库塔住在哪里?


这不仅对于九十九游马是一个迷,其实对于任何人都是那样。没有人知道他是真月零的时候住在哪里,也没有人知道他复活以后住在哪里。反正对于一个疯子,多少人会在意呢?只要不去乱发疯什么都好。他们想。


——除了一个例外。


轻车熟路穿过街道,避开昼夜不歇的几个打扫机器人,贝库塔几乎是闭着眼睛走完的全程。他在一幢建筑前停滞,绕到旁边的围墙,一个轻跃,就进入了园子之中。再然后是悄无声息地潜入,通过窗户转到二楼,轻轻的落地,一切动作都行云流水,不能再过熟练。


进入的房间很静,均匀的呼吸声才听得更加清晰。贝库塔知道要怎么不发出任何的声音,于是慢慢走到吊床边。


少年还在沉睡。平时活蹦乱跳的样子,睡觉的时候却意外很老实,乖乖躺在自己的位置,被子也乖乖盖着。总是闪着光泽的红色宝石暂时隐蔽的光辉,静静的睡着,叫人不忍心打破他的梦境。


贝库塔深深看了九十九游马一眼,突然抬起手,做出可以扼住喉咙的姿势。现在的阳光是那样的微弱,仿佛随时都可以被陨灭。


再靠近一点,只需要再进一点,然后稍微用点力。那个人就会陡然从睡梦中苏醒,仓皇睁开双眼,露出窒息痛苦的神情看向自己。只需要再前进一点……


但是贝库塔没有动,一点也没有。他的目光在少年的脸颊停滞,掠过他的发丝,略过他微闭的双眼,直至他的嘴唇。


什么时候,他也感受过其中的柔软和淡淡的香甜。


(“可以哦。”)


(“我不会,让你一个人的。”)


像是被针狠狠刺痛了一般,他又陡然收回了手。隐隐约约的白色开始凝聚,星光体浮现而出,默默盯着这个入侵者,没有言语。


于是疯子停顿了一下,对他露出一个标准的扭曲的笑,便又转过了身,越过了窗,无声离开了。像是一种恒久的默契,说不出的禁忌。



——




贝库塔没有前往什么远方,而是跑到了游马家的屋顶,找了个位置,懒懒躺了下来。


月光依然在倾撒它的温柔,并不会顾及普照的是何人。永远属于外人的异客,躺在那里,仰望着耀月。底下,是还在沉睡的光明。


污泥爱上了阳光。这是极可怕的未知。放弃一切,不顾任何的它,竟然也会有踌躇的时刻。所以它选择了隐蔽。因为祈求阳光的爱情,本就是别样的奢侈。






————


当朝阳冉冉升起,心城又是全新的一天。


九十九游马在惊呼中匆匆忙忙起来,不会知道昨夜有谁来过。


贝库塔又不见了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但总是能够找到他的,或是某个赌场,或是某个酒吧。


依然不会有人知道,他住在哪里。















如果一开始就只是一场谎言 ,如果一开始就只是一场梦境,沉溺深海致死的人,到底是我,还是你?








(未授权截图,不可转载)

为了后面一个大铺垫,只能早早开始埋新细节了。于是5和6又需要重修(#゚Д゚),感觉这辈子都用来重码了😭,

好不容易OK了5的前面一千字的修改,画风一秒变成发糖了??

好想跳码十章之后的剧情啊,想看贝库塔作死,看作哥重新装插啊啊啊啊

老福特你黑我,发图行了吧

(ノ=Д=)ノ┻━┻

人物解锁

已解锁人物——【九十九游马】



•拥有两条红色鲜艳刘海的少年,虎头虎脑,十分可爱。“一飞冲天啊,我”是他的口谈禅,人称“教主”,听说教徒众多。

•天王之一,史上最小的天王。目前正在进行第二届任职

•七岁时通过父母留下的皇之键唤醒神兽“astral”,与其签订契约

•虽然因为7岁就与星光体签订契约而被奉为超级天才,其实是个很努力,一步步走向强大的存在。

•可以通过皇之键来控制体内魔力,凝聚冰翼飞行,普通攻击都可以做到。战斗力很高。



[相关——]

【astral】

别名星光体

未知而强大的人形魔兽,冰系+??系

资料不明,似乎不属于“LINK”世界